吕亚婷愈发急切地扭动起来,殷国庆牢牢地把握住她

    恼人怜爱的小脑袋,疯狂地用舌头扫撩她甜蜜的口腔,强行捕捉住她左右躲闪的

    香舌,用自己有力的双唇吸咬住。吕亚婷放松的双手开始去推殷国庆的双肩,然

    而喝过酒的娇雪丽人儿哪能阻挡强悍发情的男性?况且也许吕亚婷自己内心也不

    是很想挣扎,只是身为人妻的她强装羞愧。

    在殷国庆持续的舔吮热吻之下,吕亚婷渐渐弃守,一面乘着接吻的空隙不断

    呼出丝丝诱人的呻吟:“啊……啊……嗯……”,一面把白嫩的手臂环上殷国庆

    粗壮的颈脖,殷国庆的强吻渐渐变成两人间亲密胶合的互吻,舌头在互相追逐,

    津液在互相吞吐……淫靡的气氛顿时迷漫整个室内!

    殷国庆看吕亚婷开始配合,欣喜若狂,猝然伸出右手朝吕亚婷高耸的乳峰摸

    去,吕亚婷丝薄的白衬衫根本挡不住男人粗狂有力的手,瞬间一只诱人的耸乳便

    已在殷国庆大手的掌握之中……吕亚婷全身一麻,娇唇间吐的娇喘已是相当急迫

    :“啊……不要……那里……那里不行……不要摸那……那里……啊……啊……”。

    殷国庆得意地看着吕亚婷的动情模样,恣意地揉弄着她高耸的乳峰。真是诱

    人的娘们儿,隔着衬衫和丝滑的胸罩,依然能感觉出那嫩乳的惊人弹性!左手也

    不甘落后,滑落在丰满的臀丘上按挤揉捏,逼出怀中娇雪丽的声声娇吟。

    殷国庆双手加紧进攻,眼睛却不放过女人在情欲挣扎心防弃守间诱人发狂的

    羞愧神色。当男人炽热的眼神与自己相对时,吕亚婷对男人狂野的欲求感到紧张,

    霎时满脸通红,羞目紧闭,挣扎着想逃闪开。但殷国庆已无法把握自己,雨点般

    的热吻洒落地女人娇媚的小脸蛋上。右手熟练地解开吕亚婷胸前的纽扣,直接插

    进丝薄的胸罩,抓住了一只柔嫩的乳房。当敏感的乳房被男人温热的手掌直接握

    住的刹那,女人“啊……”地惊叫了出来,瞬间感觉自己的乳尖翘立勃起,硬硬

    地顶在男人的掌中,似乎在迎接男人的揉弄。全身象电流击打般传过阵阵的酥麻,

    并直达双腿间的私秘处,被套裙紧紧束住的丰润大腿不停地厮磨扭动。女体恼人

    的挣扎对发性的男人更加起了催情的作用,殷国庆赤红的双眼紧盯着女人短裙下

    露出的大腿,平素雪白的肌肤已然涨红洁润,左手从女人绞扭的大腿间穿挤而上,

    强硬地朝女体最诱人的中心进发。

    这时酒精的作用帮助了殷国庆,女人虽然要娇喘惊呼间剧烈地阻挡,但酒后

    的情欲使她无法作过多的抵抗,拉扯之间身上的窄裙因受力而上卷,露出里面白

    嫩修长的大腿和带蕾丝边的白色三角裤。殷国庆的大手顺利捂住了女人的私处,

    手指上下滑动隔着内裤挑动女体丰腴鼓凸的阴唇,炙热潮湿的触觉令男人雄风大

    起。

    “啊……嗯……不……要……”女人的娇叫助长了男人的欲望,右手疯狂地

    揉弄乳房的同时,左手手指开始紧密磨擦女人的阴唇。“不要……不要啊……乔

    ……殷国庆……求求你……啊……”女人声声娇喘着,全身诱人地挣扎扭动。

    殷国庆轻易地将女人推倒地柔软宽大的沙发上,解开了女人衬衫上剩余的纽

    扣,一把就撕开了丝滑的胸罩。在女人的“啊……啊……”的惊叫声中,两只耸

    挺白嫩的乳房弹跳而出,乳头早已是充血勃起,羞怯地不停颤动。殷国庆重重地

    压在吕亚婷柔软的胴体上,一手揉弄乳房的同时,嘴唇已紧紧含住另一只嫩乳的

    尖峰。女人俏脸晕红,娇喘吁吁,情不自禁地搂住殷国庆在自己胸前拱动头颈,

    修长的玉腿也缠绕上殷国庆的雄腰,娇躯不由自主地扭曲摆动,也许是想摆脱…

    …也许是想获得更多的温柔……

    殷国庆的舌尖灵活挑逗着她的乳头,时而轻舔、时而刮擦,乳房受到强烈的

    刺激,更加紧绷上翘,粉红的乳头生机勃勃地凸起,颤巍巍的挺立着,迎接男人

    的一次又一次抚爱。当殷国庆的大手从卷起的裙裾下宛延突入,狂烈地插进小小

    的三角裤,直袭早已淫湿泛滥的小穴时,吕亚婷急急的娇喘声已带有满足的哭腔

    :“啊……啊……嗯……唔……”纤细的腰部不断地上浮,把平坦软滑的小腹与

    殷国庆坚挺的下身用力地磨擦着,樱唇咬着殷国庆的肩膀,想要抑制住逐渐高亢

    的娇吟喘息。

    殷国庆的手指灵活地抚捏着女体大腿中间两片濡湿粉嫩的阴唇,在一次上下

    滑动间突然往泥泞滑腻的小穴口一顶,在吕亚婷“啊……”的一声长长的荡人心

    魂的呻吟声中,粗壮颀长的手指应声而没,全部没入了紧窄温润的阴道深处。吕

    亚婷的双手猛地搂紧还在自己胸前肆虐的头颈,随后无力地摊开,在殷国庆手指

    的抽插下,樱唇一声声地娇喘不已,双腿不停地踢蹬着,下身发出一阵又一阵的

    搅动水井般的声音。

    在殷国庆持续的挑逗和抽插下,吕亚婷酥麻的感觉逐渐高昂,乳房涨到了极

    点,甚至不自觉地在殷国庆狂野舔吸的口中跳动着,丰腴诱人的玉体蠕转着、扭

    动着。殷国庆看着美雪丽的人妻苦苦把守的惹人怜爱的模样,突然恶作剧地轻咬

    乳尖,在她私处活动的手指也左弯右勾地在穴壁中到处刮擦。吕亚婷的娇喘更加

    尖细,大腿紧夹殷国庆的手臂,全身都猛烈地向上挺耸,胴体剧烈地发起抖来。

    在吕亚婷娇腻无比的尖吟声中,殷国庆感觉一股烫人的腻水从她小穴中喷涌而出,

    立刻使自己的手指灼灼地感到一阵滑溜。吕亚婷在男根未插入的状态下达到了一

    次美妙的高潮…

    在持续不断的高潮中,吕亚婷逐渐放松开来,四肢无力地摊开,娇艳湿润的

    樱唇尖尖细细地低喘着,双目迷漓,双乳颤动,双腿大开,蕾丝三角裤下一片濡

    湿。看着美人儿高潮后无力反抗、任人奸淫的模样儿,殷国庆舒爽无比,平时端

    雪丽温柔的吕亚婷原来如此敏感,似乎有点不堪一击,摸吻揉弄几下就到高潮,

    今后真是有的玩了!想到这里,殷国庆才感觉自己下身一阵微痛,原来自己一逞

    手口之欲,倒忘了关键的地方还没有享受。

    殷国庆立即为美人儿解除最后的摭掩,泄身后的女体无力阻拦,任凭男人把

    裙子连着三角裤儿一起褪下了,甚至还配合着抬起了臀腿方便男人。片刻之间,

    一具光泽莹莹、诱人心魄的女体就裸露在男人的眼皮底下。殷国庆死死地盯着那

    丰圆白润的大腿中间一丛乌黑的阴毛,两片娇嫩丰腴的阴唇欲夹还羞地掩护着刚

    刚遭受蹂躏而达高潮的小穴口,一股淫液挂在微开的大阴唇间,晶莹剔透,淫糜

    万分。

    殷国庆一边视奸着女人赤裸的胴体,一边迅速扒掉自己身上衣服。吕亚婷微

    睁着眼,赫然发现平日里文质彬彬的殷国庆竟然有一身强劲的体魄,虎背熊腰,

    手臂和胸前肌肉虯结,发达的胸肌前森森然一簇乌黑的胸毛,粗壮的大腿间高挺

    出一条长长的黑褐色肉棒,杀气腾腾的样子,太骇人了……吕亚婷娇弱地惊呼出

    声:“啊……”,逐渐消褪的红晕骤然又逼上俏脸,又羞又怕,紧紧地闭上眼,

    不敢再看。

    殷国庆腾地压上去,托住女人浑圆白嫩的屁股,将翘起的阳具对准早已湿淋

    淋的阴户。火热硕大的龟头紧抵着嫩穴口颤栗抖动,吕亚婷只觉穴内如有蚁爬,

    空虚难过。“求求你……不……要……”浑身瘫软的女人无力抵抗,艰难地说出

    求饶的娇语。

    “刚才很爽了吧?接下来还会更爽哟……”殷国庆用轻佻的言语在李女人耳

    边挑逗着。动作却不再调戏,毕竟自己也涨得太难过。阳具划开薄唇,顺着滑溜

    的淫水强劲地直达阴道深处。

    “啊……哎唷……痛啊……”一股充实而痛楚的感觉传来,娇艳的檀口惊喘

    出声,双手不由自主地死死搂抱住男人的雄腰,大腿紧紧夹住,试图阻止男人的

    抽动。脸孔因而惨白,全身颤抖。

    肉棒直达女人穴心的时候,男人的喉头也吼出一声:“啊……”,太舒服了,

    神仙般的感觉,真是不愧自己几个月来的神魂颠倒、日思夜想,殷国庆感觉着自

    己的肉棒好像被什麽东西紧紧的包围住,灼热紧窄、温润滑腻,肉壁还在微微蠕

    动着,吸吮着自己的龟头,又麻又酥。结婚几年了,小穴还是很紧,肉棒插在里

    面很舒服。他妈的,便宜了他老公整天都有这样的小穴插。

    吕亚婷只觉侵入自己体内的肉棒,火热、粗大、坚硬、刁钻,它似乎自具生

    命,不待主人发号施令,自个就蠢动了起来,自己紧紧夹住也无具於事,令吕亚

    婷无法控制地发出声声娇喘。探路的龟头寻觅到敏感湿热的花心,在阴唇肉壁的

    紧握下紧抵旋转挨擦,使得花心也起了颤栗共鸣,与龟头你来我往地互相舔吮着。

    殷国庆御女无数,深知吕亚婷已经饥渴欲狂,她需要男人无情地揭开她端庄妩媚

    的面纱,涤荡她作为人妻的贞洁羞愧,用最有力的抽插,最快速的冲刺,最强劲

    的摩擦,让她达到高潮的巅峰而心悦臣服。

    於是,殷国庆运起雄劲,快速抽插,阳具次次抽出穴口,又次次顶至穴底,

    愈发火热粗大。几百次抽出顶入,吕亚婷原本的淫声浪叫,已化作哭喊连连;她

    那股舒爽的浪劲,直似癫狂,早已没有几个小时前端雪丽佳人的模样,象个浪蹄

    子在殷国庆胯下娇声呼喊。

    “哎……哟……乔……殷国庆……你……哦……太硬了……”

    “啊……啊……好爽……顶得好深啊……美……好美……我……我要死了”

    殷国庆看着沉迷浪叫的妇人,狡猾地笑了,功夫不负有心,真是美翻天了!

    他依然沉稳而有力地鞭挞着妇人敏感的花心,头一低,含住了妇人在迎合扭动间

    晃颤跳脱的一只乳尖。

    “啊……啊……要泄……泄出来了……我要死了……”,殷国庆突然的一个

    配合,龟头深刺猛撞妇人的子宫口,牙齿轻轻在咬在妇人翘挺的乳尖上。吕亚婷

    的穴儿突地紧缩,子宫口刮擦紧吸住男人粗硕的龟头,殷国庆感觉滚滚热浪冲击

    龟头,麻痒舒美,精关难守,他快意地将龟头死死顶在小穴深处,低吼一声,浓

    稠的精液急射而出。

    吕亚婷只觉紧抵花心的龟头猛地射出强劲热流,那股酥麻欢畅直达心坎,

    “啊……”地大叫一声,整个人儿似乎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然后瘫软下来,娇喘

    吁吁,目涩神迷。

    殷国庆也在细细品味着长久以来最爽快的一次发射。

    这个女人太美了。自己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这次也不例外,不管女人如何包装,

    自己都能判断出里面是否裹着如何娇美诱人的胴体。

    整日在自己身边围来转去的娇艳同事,又已为人妻,想要得发疯又不敢随便

    造次,今日一逞己欲,如今还瘫在自己的身下娇柔地喘着,真是让男人自信满足

    ……想着想着,刚刚消涨疲软的宝贝又渐渐抬起头来,在女人的小穴里蠢蠢欲动。

    妇人虽然在两次的高潮中无力瘫软,仍然敏感万分的小穴却在第一时间感受

    到了男人阳具的再次涨大勃起,娇弱地叫出声来:“啊……你……你又要来了”。

    “谁叫你又美又骚?”殷国庆嘿嘿笑着,捉狭地把粗大的肉棒轻轻跃动,龟头点

    吻着盛开的花心。

    从未听过的色情话语,深深地刺激端雪丽妇人的心,红晕再次涌上娇艳的小

    脸蛋。是啊,原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这麽骚,以至轻易迷失在男人设下的陷井,把

    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不贞境地。

    男根抽动之间,淫水又一次泛滥,吕亚婷感觉刚才男人射进来的精液混合着

    自己的淫水被男根带出了体外,顺着大小阴唇和会阴,粘粘乎乎地流满了整个股

    沟。由於淫水的滑润,男根的抽动逐渐快速而有力,吕亚婷“哼哼啊啊”地开始

    了新一轮的淫呻浪叫。;这次,殷国庆不再心急,他要精心地耕耘这块向往已久

    的良田,让她因滋润而肥沃,因灌溉而生机勃勃。三浅一深、九浅一深、快三慢

    四、七上八下,忽而轻挑,忽而细磨,忽而急插,女人的呻吟也时而低沉时而高

    亢,丰腴滑腻的阴唇在男根出入之间开合绽放,不停地挤出丝丝白色的淫液。

    殷国庆的呼吸也渐渐浓重起来,在女人俏脸上不停地啄吻小巧可爱的五官,

    在白皙的脖子上留下湿热的吻痕。然后下一站是乳房,细心地爱抚每一寸乳丘、

    乳晕和乳头,把两只美乳挑逗得不停颤动,乳尖高高地耸立在膨胀隆翘的乳房上。

    吕亚婷浑圆丰满的臀部轻轻摆动着,玉腿紧紧地缠绕在殷国庆的雄腰上,纤

    柔可爱的脚尖随着男人的抽插在空中飞舞踢荡。“啊……啊……来呀,国庆……

    我……爱死你了……你……的……好硬啊……顶到底了……啊……”“啊……亚

    婷儿……你真是美妙极了……我……爽……爽呆了……”女人臣服的娇吟使殷国

    庆血脉贲张,加紧了抽插的劲道!“啊……国庆……快……快给我……给我……

    我要……要死了”,长时间的抽插,使吕亚婷再次接近狂乱的高潮。平时智性明

    亮的眼神变得湿润迷乱,颤抖无力的双手抱着男人的肩膀,曲线完美的屁股不停

    的扭动着。

    殷国庆得意地看着美人儿在胯下辗转呻吟的浪荡样儿,感觉阳具突涨、精液

    上涌。舌头牙齿加紧舔咬翘立的乳尖,双手紧紧把住女人的细腰,把成熟丰润的

    屁股拉向自己,迎着自己的下身用力地顶撞。

    吕亚婷在殷国庆激烈地插干之下,娇躯更是震荡摇晃,大龟头像雨点似的顶

    在花心,香汗淋漓的胴体,淫荡地扭动着,嘴里疯狂地发出梦呓般的娇叫。

    “哎……哟……国庆……你……喔……太硬了……”

    “啊……好爽……顶得好深啊……美……好美……”娇美妇人娇呻浪吟,早

    已没有丝毫的端庄贞洁模样,一心只想陷入情欲的深渊,获得绝顶的欲望高潮。

    “啊……不行了……要泄……泄出来了……啊……啊……”

    殷国庆一阵急顶,大龟头强劲地摩擦子宫口敏感的嫩肉,感觉女人那充满淫

    水的蜜穴,不断的在紧缩,阵阵的阴精从子宫口喷泄而出。高潮后的吕亚婷嗯嗯

    啊啊的瘫在沙发上,失神地看着居高临下征服自己的雄壮男人,享受着甜美的余

    韵。

    殷国庆满意地笑着,依旧硬挺的肉棒,仍然顶在颤动的花心上旋磨着。一个

    平日浮想多次的欲望,使他突然把肉棒抽出,高潮中沉醉的女人“啊”的一声,

    小穴里一阵空虚,滑腻的汁水急涌而出,瞬间流满了整个白皙的臀部。殷国庆健

    步跨上,臀部压坐在吕亚婷高耸的胸乳上,依然涨挺凶猛的阳具直逼女人娇艳的

    嘴唇,大龟头轻点在樱唇,把从女人穴中带出的淫水涂抹在性感光泽的樱唇上。

    女人从殷国庆灼灼逼人的眼光中明白了男人心底的欲望,在粗大骇人的大龟

    头的逼迫下,无奈地轻启樱唇,男根趁势而没,直达喉头深处。

    “唔……唔唔……”

    吕亚婷感觉嘴内之物似乎要向自己的食道继续深入,极端难受地急忙想将头

    转开,但男人捧住了她的头,使她丝毫动弹不得。

    “喔……!”两人同时叫出。粗大的男根在嘴里强而有力地抽搐,一阵阵喷

    射而出的热流,殷国庆获得了极度的快感,真是无与伦比的爽快,今生已是死而

    无憾了。“咳……咳……”吕亚婷眼角渗出泪水,大量的精液冲入使喉头呛得难

    受,俏脸扭曲通红,无奈地咽下满嘴的精液,部分精液从口角溢出,沿着娇美的

    下巴滑淌而下,更显一脸的淫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