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丧夫的三十七岁的我是个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的美娇娘,我原本是在一

    家外商公司担任英文秘书的工作,如今由於儿子已上高中,为了照顾儿子所以我

    辞去了工作,只好赋闲在家一心照顾儿子的学习。

    ? ???虽然丈夫已经去世这麽长时间,但我却很少单独出门,也不喜欢逛街购物,

    所以除了偶尔去看次画展、或是去听场我最喜爱的交响乐演奏会之外,就这样安

    安份份地过着寂静无波的日子。

    ? ???也许没有人知道我内心的寂寞,但从我那对水亮而慧诘的媚眼中,却有时会

    不经意地流露出压抑着的苦闷,尤其是在夜阑人静时,我倚窗独坐的背影,更是

    容易叫人想入非非;

    ? ???只是,高雅迷人的我完全没有想到,在我居住的屋子,会有一双贪婪的眼睛

    总是不时偷偷地注视着我!那就是我的儿子。

    ? ? 其实,很早以前儿子便对我这位身高一七一公分,有着35D-22-34惹火三围

    的极其成熟的妈妈,有着一股蠢蠢欲动。

    ? ? 我习惯在沐浴後穿着浴袍或是宽松的大衬衫,留在楼上看书或欣赏音乐,有

    时也会帮助儿子复习功课。

    ? ???整体说来我的生活算是平淡而安逸,但是在平静的日子里,也只有我自己心

    里最清楚,我那青春而充满热情的躯体,是多麽需要男人的慰籍,只是我又能向

    谁去诉说呢?

    ? ???然而,一直隐身在我旁边的儿子,表面上扮演着好儿子的角色,实际上却无

    时不刻地注意着我的一举一动,因此我眼底那一份掩抑不住的寂寞,完全被儿子

    看在眼里,但他这个狡猾的高中学生,只是不动声色的控制住满腔慾火。

    ? ? 因为,儿子好像比谁都了解狩猎的原理,在自己的爸爸早逝的情形下,他这

    位有着沈鱼落雁之姿、身材高窕惹火、皮肤几乎可吹弹得破的绝色妈妈,早晚会

    成为他的胯下玩物,所以他并不焦急,耐心地等待着良机出现。

    ? ? 终於,儿子一直在企盼的日子出现了,那是儿子照例又在暑假,因此在这麽

    长时间里,他可以天天在家中和妈妈留守了;在把自己的作业完成以後,儿子开

    始在心中盘算着,要怎麽在今晚就把他垂涎已久的妈妈弄上床去大快朵颐。

    ? ???晚餐时分,儿子和我一 起在家里吃饭,我们一边用膳、一边闲话家常,在

    外人眼中看来,我们这麽好的母子,任谁也没想到身为自己的儿子,会对他身边

    那位依旧如花似玉、美艳性感的妈妈有着非份之心;而一向很守本分的我,当然

    更不晓得自己的儿子经常盯着自己曼妙迷人的背影猛瞧,事实上,儿子最喜欢偷

    偷打量着我那双修长、雪白的玉腿,以及我胸前那对依旧巍峨高耸、硕大浑圆的

    乳峰,每当我在家中步履轻快地在楼梯上跑上跑下时,那巍颤颤、沈甸甸,随着

    我的脚步不断弹荡的乳浪,总是叫儿子看得口乾舌燥、目瞪口呆。

    ? ???当晚我沐浴之後,轻松地躺在床上看书,准备等看完九点钟的连续剧以後才

    就寝,但就在接近九点的时候,儿子却来敲我的房门,当我打开房门,看见身材

    颀长而健硕的儿子、穿着一袭花格子睡袍站在门外。

    ? ? 我问儿子有什麽事?乖巧而孝顺的儿子对我说:「妈妈,我好长时间没有和

    你好好说说话了,我想和你说会话。」

    ? ? 我见儿子这样说,也没想太多就把儿子让进了我的房间。儿子看着只穿着一

    件丝质短睡袍的我说:「妈妈,不好意思,今天又让你看不成电视了。」

    ? ? 我连忙说道:「儿子,没关系,妈妈也正想找你说说话 呢。」

    ? ? 就这样,我和儿子一起坐在床上边看电视边聊着,儿子离我很近,他不仅可

    以看见我那雪馥馥、

    ? ???交叠着的迷人大腿,更可以使他毫无困难地看进我微敞的睡袍内,那对半隐

    半露、被水蓝色性感胸罩所撑住的圆润大波,随着我的呼吸不断起伏着,并且挤

    压出一道深邃的乳沟。

    ? ? 但更叫儿子赏心悦目的是我那绝美的娇靥,他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欣赏过自己

    妈妈的皎好脸蛋,因此他毫不避忌地聆赏着我那秀气而挺直的鼻梁,以及我那总

    是似笑非笑、红润诱人的双唇,尤其是我那双像是会说话的媚眼,永远都是含情

    脉脉、显露出一种如处女般含羞带怯的神情;而在将近一个钟头的时间里,我也

    不只一次的粉脸飞红,有点羞赧不安的低下臻首,其实我也早就发觉自己的儿子

    不时地在凝视着自己,而那种灼热的眼光,明显地透露出属於男女之间的情愫,

    而不是儿子对母亲的关爱。

    ? ? 平时乖巧幼稚的儿子,这时眼看活色生香的我脸红心跳地在他面前坐立难安

    的模样,知道我已经感应到了他隐藏的慾火,当下立刻决定要打铁趁热,他趁着

    我由於坐时间太长捶打自己腰部的时候,马上对我说[妈妈,我帮你按按]一边则

    顺势把左手搭上了我的肩头,透过丝质衣料,儿子清楚地感觉到我胸罩的肩带位

    置,他轻轻摩挲着那个地方,等着看我会有怎麽样的反应。 我见儿子这麽孝顺,

    自然就躺下了让他帮我按。

    ? ? 儿子慢慢帮我按着,不知什麽时候他的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

    ? ? 这样一来,我立刻陷入了两难的局面,因为我既不好断然地拒绝儿子的关心,

    却也不想让他碰到自己的大腿,然而一时之间却又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当儿子拉

    开我那只按住浴袍的右手时。

    ? ???我也只能期期艾艾地说道:「啊....儿子....不用....这里不要紧....。」

    ? ???尽管我想要阻止,但他煞有介事的说道:「不行!我一定要帮妈妈好好揉揉」

    说着他便掀开我浴袍的下摆,不但把他的脸凑近我嫩白细致的大腿,一双手也迅

    速地放到了我的大腿上。

    ? ? 同时我也随即发现自己的性感高衩内裤已暴露在儿子面前,顿时我娇靥一遍

    羞红,不但连耳根子和粉颈都红了起来,就连胸脯也显现出红晕;这时儿子的手

    掌抚摸的范围已经越来越广,他不但像是不经意地以手指头碰触着我的雪臀,还

    故意用嘴巴朝按揉的地方吹着气,而他这种过度殷勤的温柔,和业已逾越尺寸的

    接触,让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我两手反撑着床柔软的边缘,红通通的俏脸则

    转向背对儿子那边,根本不敢正眼去看自己儿子的举动。

    ? ? 似乎已经感受到了我不安的心境,儿子悄悄擡头看了我一眼,发现我高耸的

    双峰就在他眼前激烈地起伏着,而侧脸仰头的我紧闭着眼睛,那神情看不出来是

    在忍耐还是在享受。

    ? ? 不过儿子的嘴角这时浮出了得意的微笑,他似乎胸有成竹地告诉我说:「来,

    妈妈,你把大腿张开一点,让我帮你把不舒服的地方揉一揉。」

    ? ???我犹豫着,但就在我迟疑之际,儿子的双手已经贴放在我膝盖上方的大腿上,

    当那双手同时往上摸索前进时,我的身体绽放出一阵明显的颤栗,但我只是发出

    一声轻哼,并未拒绝让儿子继续揉搓着我的大腿;当儿子的右手已经卡在我的两

    条大腿之间时,儿子又轻声细语的对我说:「妈妈,把腿再张开一点好吗?」

    ? ? 儿子的声音就如魔咒一般,我竟然顺从而羞涩地将大腿张得更开,不过这次

    儿子的双手不再是齐头并进,而是改采分进合击的方式进行,他的左手是一路滑

    过我的大腿外沿,直到碰到我的臀部为止,然後便停留在那儿胡乱地爱抚和摸索;

    而他的右手则大胆地摩挲着我大腿内侧,那邪恶而灵活的手指头,一直活跃到离

    神秘三角洲不到一寸的距离时,才又被我的大腿根处紧密地夹住;

    ? ? 不过儿子并未硬闯,他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鼻尖已然沁出汗珠的我说:「妈

    妈,大腿再张开一点点就好了,来,听话,再张开一点就好!」

    ? ???我蠕动不已的胴体,开始难过地在床上辗转反侧,我极力想控制住自己,时

    而紧咬着下唇、时而甩动着一头长发,媚眼如丝地睇视着蹲在我面前的儿子,但

    不管我怎麽努力,最後我还是梦呓似的喟叹道:「啊呀....儿子....这样....不

    好....不能....这样子....唉....。」

    ? ? 虽然嘴是这麽说,但我蠕动不安的娇躯忽然顿住,大约在静止了一秒钟以後,

    只见我柳腰往前一挺、两腿也同时大幅度地张开,就在那一瞬间,儿子的手指头

    立刻接触到了我隆起的秘丘,即使隔着三角裤,儿子的指尖也能感觉到布料下那

    股温热的湿气,他开始慢条斯理地爱抚着那处美妙的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