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峰如指翠相连,撑起为荒半壁天;夜盟银河摘星斗,朝探碧落弄云烟;雨余玉筝空中现,月出明珠掌上悬;岂是巨灵伸-臂,遥从海外数中原。”

此时专吟海南岛五指山之美景。

提起五指山,看官们应该还记得西游记中,孙悟空在大闹天宫之后,便是被“如来佛”

以佛法镇厌於五指山下。

海南岛上之居民分别汉黎二族,汉人在住在岛之四周,黎人则住在五指山及其支脉之中,生活水准因而出现落差。汉人种植作物及经商,日子过得颇爽,黎民在山上狩猎及种些杂粮,食衣住行皆不如汉人矣。

这天下午,二十七名黎族青年便在林中张弓狩错,一名青年张弓仰首,正在瞄准飞淤树梢之一只小鹰。

瞧他的嘴角泛笑,分明颇具信心的要射下此鹰。

倏见他怔了一下,便揉揉双眼。

他睁目仔细一瞧,不由怪叫-声。

因为一位白衫白裙少女穿着一双白靴站在树上之枝桠间而且正在向他笑哩!青年当场目瞪口呆啦!那只小鹰旱已飞走,他的魂儿也飞走啦!

因为,这位少女又美又白,不似黎女之黑壮,更不似山下汉人之平凡呀!

少女嫣然-笑。便顺手一弹。

“叭!”一声,一粒野果已年入青年的口中。

他立即又疼又噎的咳个不停。

立即有六名青年问声而来。

这位老包立即指着少女以土语连叫美人。

那六名青年一瞧,立即也瞧傻了。

其中-人天生的“大嘴巴”,立即喊来其余的二十人。

他们便围在树下仰首猛瞧着。

少女格格-笑,便跃向树下。

一名青年双臂一伸,她便跃下他的臂中。

一阵香风立即使青年兴奋过度的倒地抽搐着。

少女轻松的站起来,便向山上行去。

立即有二人追去。

其余之人见贤思齐的立即追去。

少女明明徒步而已,可是,青年们猛迫一阵子,仍然落后十余丈,他们好胜又好奇的便一直追向山上。

五指山山顶附近终年被云雾笼罩,黎民一向不登上山顶,可是。如今色胆-壮,他们继续追向山顶啦!

他们进入云雾区不久,便觉得伸手不见五指,他们立即缓步而行,同时彼此呼唤着姓名及别号。良久之后,二十七名青年爽歪歪的啪在胴体上,裸女们各自朝他们的脊椎尾“促精穴”一按,他们便抽搐着。

不久,他们皆死在牡丹花下啦!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群色鬼死得并不宽。

二十七名裸女一推开青年,立即运功。

立既另有二十七名裸女将尸体挟向山顶。

五指山山顶之中央约有二十余坪之空间,那位白衣裙少女正盘坐在中央之一块黑石上,另有二名少女坐在石畔。

二十七名尸体一摆妥,少女不由喃喃自语道:“好极啦!恩师的计划必然可成,我田欣必然可以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啦!”

她立即愉快的道:“毁了吧!”

二十七具尸体立即被送入石下方洞穴内。

澄黄的化尸粉-倒,二十七具尸体便迅速的蚀化着。

不久,二十七名青年已经变成一滩黑水啦!

少女微笑道:“你们准备啦,我再去钓-些色鬼来!”

白影一闪。她已经不见。

不出-个时辰,她又钓来三十六名青年,他们进入云雾区,不久,便各被-名裸女以波霸双乳诱入洞们之中。

一番行云弄雨之后,山上又多了三十六条枉死鬼。

三十六名少女便愉快的运功。

立即另有三十六名少女将尸体化於个穴中。

白衣少女微笑道:“该你们啦!”

说着,她立即再度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她又钓来三十人,没多久,那三十人兴奋的各和一女在洞内“肉搏战,一时之间,嗓音频傅。

良久之后,那三十人在欲仙欲死之中被采光阳元啦!

他们乐死不久。立即被化为尸水。

三十名少女则在云务区看着黎人在找人。

三批黎族青年先后失踪,当然引起不少的猜忖,於是,有人下山找人,亦有人到山上来到处找人啦!

他们一接近云雾区便退下,白衣少女便安心的返洞歇息。

翌日上午,她和一百二十名裸女各自躲在山区,不出半个时辰,一百二十名黎族男人便被裸女各自带回洞中。

裸女们稍加挑逗,男人们便慷慨就义啦!

这一天,山上又多了一百二十名冤魂啦!

接连半个月,裸女们皆在山区劫男人及吸采男人的阳元,一、二干名黎族男人便如此的死在牡丹花下啦!“黎人吓得不敢落单狩猎啦:深夜时分,一百二十名裸女潜入黎族居处,顺利的各劫回一名壮汉。

她们一返回洞内,立即布色采阳。

又过了一个月,她们夜夜劫男人返洞采阳,不少的黎人吓得不敢居住五指山主峰而纷纷居另外之四大支峰上。

裸女们又继续劫人半个月之后,五指山主峰已没人敢居住。

时值六月初,裸女们便日夜运功着。

白衣少女贝经常坐在峰顶黑石上观看天象。

六月十五夜,她一看圆月旁之月晕,立即道:“你们来瞧瞧!”

一百二十名少女前来一瞧明月,立即纷纷点头。

白衣少女芷色道:“恩师以重金卖来你们,我又调教你们及让你们和男人畅玩过,你们该为我完成此事吧?”

“是!”

“很好,半个时辰之后运功吧!”

“是!”

“下去吧!”

“是!”

少妇们立即迅速离去。

白衣少女田欣轻抚黑石道:“我必可成功,我必可成功。”

不到半个时辰,便有十二名裸女盘坐在黑石旁,白衣少女正色道:“你们别逞强,你们若是后力不继,立即颔首由别人接管。

“是!”

白衣少女立即宽衣。

不九一具雪白,玲珑胴体已经呈现出来。

十二位裸女即使身为女人,亦不由自主的多看胴体一眼。

田欣朝黑石中央一坐,立即吸气运功。

十二名裸女便各以双掌按着黑石边缘及徐徐渡出功力,不久,黑石已经似泡过油般又黑又亮的泛光着。

另有十二名裸女立即各走到一女身后等侯着。

田欣的下体立即有一缕缕的凉气渗入。

她忍住欣喜的照单全收并吸入凉气。

盏茶时间之后,十二名裸女先后下去歇息,第二批裸女继续按石注入功力,现场静得落针可闻矣!

天亮时分,一百二十名少女全部注入-遍功力,便先后下去歇息,田欣却全身轻抖,雪白的胴体更加的剔透泛光啦!

诸女激发黑石元英所透入田欣体中之气,正在改变着她的体质哩!

接连三天三夜,田欣皆在石上运功着,如今,她的胴体只是轻抖着,不过,她的肤色仍然白亮得似雪哩!

十九日中午,山顶之空中黑云密布,一副要下雨之模样,一百二十名裸女立即紧张的再度轮流按石注入功力。

田欣仍然运功不已!

未中时分,天空时现银蛇般闪电划破黑云,裸女们已经轮过六批,第七批人正在全力的施注功力入黑石中。

田欣仍然平静的运功。

倏听轰隆雷响,裸女们立即各自掠向山下。

不久。她们已经躲入黎人之居处中。

田欣则仍然坐在黑石上运功,此时的她不但全身白得透明,更是抖颤不已,她的贝齿更是咬得吱吱连响。

隆隆雷声只响而不劈下,雷神似乎正在瞄准哩!

申时一到,一道闪电疾划而下,接着雷声连响。

“轰!”一声,闪电劈到云石旁的右侧,田欣全身一晃,心儿不由狂跳,她暗悚之下,立即吸气再度提足功力等候着。

不久,闪电伴着雷声劈在黑石前之空地。

这回,她比较沉稳的运功着。

又是一阵雷声。她的右背结结实实的被劈中,“砰!一声,她一趴上黑石,立即全身抽搐的挣扎着。

一阵雷电交加之后,五道闪电已经劈上她的背臀一带最后-记闪电更是劈上她的右臀正中央哩!

她闷哼一声,仍然咬牙闭气。

雷声渐熄,闪电亦不再降凡。

大雨却跟着倾盆而下。

田欣的雪白肌肤不但雪白,而且,她的胴体因为吸收诸女及黑石功力,加上雷电之威而膨胀着。

雨水一冲上她的胴体,立即变成水蒸气溅出,不过。雨水又大又急,所以,她迅速的被水蒸气所笼罩。

刹那间,她已置身烟气之中。

此时,她的体内恰似蒸炉般翻腾不定。因为那几记闪电所打人之大自然力道远超过她事后之一切估计。

因为,她和诸女及黑石之威力毕竟出自人工呀!

她似这种盗取男人阳元又毁尸的方式欲利用闪电之威走捷径,老天爷根本没有打瞌睡,她怎能侥幸成功呢?

所以,她此时已陷入散功之边缘啦!

她骇得肝胆皆颤,一时心乱如麻!

不久,雨水打在黑石终於溅醒她的智慧。

她一吸气,便以功力固守心脉。

其他诸穴道则设下“空城计”般任何由它们自己玩。

盏茶时间之后,她不由稍稍安心,因为,体内已渐安定啦!

倏觉“促精穴”一震,她不由大骇!

她的全身陡热,欲焰突识。

她急忙喊道:“男人”

她这一喊,裸女立即听得一清二楚。她们一见雷电己停,於是,她们立即一起掠向山顶。

倏听山腰传来:“谁在找我?”

哇操!男人声,太棒啦广诸女正在担心找不到男人,乍闻声,立即疾掠而下。

此时,山腰的黎族木屋中,正有一位少年在张望着,提起这位少年可谓鲜事一箩筐,不过,咱们先替田欣解解“渴”吧!

少年乍见三名女子光溜溜的冒雨掠来,不由-怔!

立见一女指向他道:“快来!”

少年退入门后道:“你是谁?你干嘛要光屁股?”

“你别管,走!”

“刷!”一声,少女一掠近,便探掌抓向少年的右肩。

少年塌肩挥掌,立即拨开少女之手。

少女道句:“别拖时间!”立即双手抓来。

少年一见抖动不已双乳,不由一怔!

他一见少女的双手抓近,便向后退去。

少女滑身向前,继续抓来。

少年喝句:“失礼”便并指划向少女的双腕脉,少女咦了-声,皓腕一翻,便又迅速的抓向少年的右腕。

少年指尖一勾倏弹,少妇便指尖一疼。

立见另外两名裸女由左右侧抓来。

说着,他的双掌立即拍按不已。

砰砰声中,一名少女已经捂胸踉跄退去。

另外二女一挺胸,反而疾抓不巳!

另外八女立即也冲了进来。

她们连人带走的猛挤狠抓之下,少年即使以打穴功夫疾打中四女,可是,他仍然被推挤倒下啦!

二名少女立即制倒他及抬向山上。

他刚喊句:“你们要干什么?”便被制住“哑穴”。

不久,他已被打到黑石前,此时的田欣已经色得全身发抖,她一见男人来了,立即颤抖的张腿仰躺着。

二名少女立即猛撕少年的衣衫,不久,她悚然清醒,立即刹住功力。

倏听:“你是谁?”

“我……我……你不配知道!”

说着,她倏地一掌按向少年的印堂。

显然,她这只女-歇在步尾之后要宰掉雄歇啦!

少年受制之穴道早已经被冲开,他立即扣住田欣的腕脉道:“咱们已有肌肤之亲,何必下此毒手?”

“我……放手……你非死不可!”

“胡说八道,我还年青,我舍不得死。”

“放手!”

“刷……”声中,便有二十名裸女掠到,少年迅速按住田欣的左右“肩井穴”,立即按住她的左太阳穴道:“不准过来!”

一名裸女立即止步喝道:“你别胡来!”

少年喝道:“你们退下!”

“我……”

“退下!否则,她便没命。”

裸女们只好向后退去。

少年吁口气,便欲推开田欣及起身,那知,田欣的上身刚移开,少年倏觉下体一疼,他喔了一声,忙跟着向上移动着。

他一搂田欣,便将自己的臀部向外一挪。

他刚一怔,三粒石子已经分别打中他的两侧腰眼及背心,他喔了一声,立即不能动弹的倒向黑石。

立即有二名裸女掠来欲劈他。

他的身子一倒,体内之功力便自动冲开腰眼及背心的穴道,他疾拍双手,两名裸女立即惨叫吐血飞出。

另外二名裸女一接住她们,她们便吐血不已!

一阵抽搐之后,她们立即“嗝死”。

田欣急叫道:“你怎可伤我的人?”

“她们先要我的命呀!”

“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好似卡住啦!”

“真的吗?”

“真的啦!真要命,先叫她们走吧!”

“不!集思广益,她们或许有解方。”

“好吧!不过,别叫她们胡来!”

田欣道:“放心,你先解开我的穴道吧!”

“不行,咱们先小人后君子吧!”

“好吧!你先设法吧!”

立即有一女道:“泡水,冷却看看!”

田欣点头道:“好,泡泡看吧!”

少女张望道:“水在何处?”

“山腰有一池山泉。”

“她们送我们下去。”

“这……希望她们别搞鬼。”

说着,他已搂上她及按住她的“命门穴”。

裸女们立即退返洞中聊着这件妙事。

她的功力疾涌入他的体中啦!

他正在舒畅,懊觉“气海穴”一张,他不由-怔!

他立即发现一股股的功力疾涌入他的体中,他不由忖道:“妈的这位妖女的功力为何如此强?我该怎么办?”

他稍加思忖,立即停止旋身。

立见她呻吟道:“乐……乐……”

他不由忖道:“妈的!我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他立即道:“喂!你保重些呀!”

“我……我怎么啦?”

“你的功力更棒啦!”

“啊!当真?”

她一吸气,便神色大变。

她再度吸气,便欲运功,攸觉下体一酸,劝力反而又泄出,她不由咬牙提气,勉强及时载住功力。

少年道:“这不是办法呀!”

“你为何不趁机吸光我的功力?”

“我甄南仁岂是这种人?”

“真男人?你……”

“甄南仁,南北的南;仁爱的仁。”

“南仁,男人?这……太巧了吧?”

“的确,你方才为何唤我?”

“我……我并未唤你,凑巧而已。”

“你在找男人呀?”

“我……先谈谈你吧!”

“我……不堪回首矣!”

“说吧!你一轻松,它会更小些,咱们使可以分开啦!”

“有效吗?”

“试试看吧!”

“好吧!我是长沙人,我家世代经营粮行,日子还过得去,可是,我一生下来,便山河变色,这事真是不堪回首呀!”

他不由摇头一叹!

她便默默瞧着他。

不久甄南仁逍:“我一生下来,便有十斤重,先母因而血崩而亡,我刚满月、一家十七人便被劫匪宰掉十五人。

“家父携我逃离现场,投靠一名远亲,那名是位镖师,他在那年秋天,不辛被劫镖匪徒手中。

“接着,当地发生瘟疫,一家人皆死,家父便抱我再投靠湖北先母娘家。不知,他们也出事。”

田欣不由问道:“出了何事?”

“不出半年,他们一家十九人皆死於江湖仇杀之中,先父也不幸遇害,只有我被抛入屎坑而活命。”

“后来呢?”

“先外公尚有积蓄,我便由邻坊抚育,那知,我三岁那年,那人趁着带我出去玩之时,将我推下断崖而霸占财物。”

“啊!不要脸的人;你没死吧?”

“我若死,你便不会有如今之麻烦啦!”

“我……谁救了你?”

“柳扬!”

“啊!斩情客,他在何处?”

“你认识他吗?”

“不!不!我只听过他而已他目前在何处?”

“死啦!”

“死啦?不可能,他怎会英年早逝?”

“他的确死啦!”

“谁杀死他?”

“蒲公英。”

“什么?他尚在人间呀?”

“是的!你别打岔,如何?”

“好!”

“我一坠崖,幸好被柳扬所救,他一向过我的遭遇,又瞧过我的资质,他便调教我,我真的很感激他。”

“你们一直在崖下呀?”

“是的!去年春天,蒲公英凑巧在崖下发现他,他催我离去,我却不依,我便和他对付薄公英。

“蒲公英的武功真行,其人也够怪,他宰了柳扬之后,反而吩咐我随时去找他复仇,然后,他便得意的离去。”

田欣道:“你根本复不了仇呀!”

“不!我-定要复仇,我会武功。”

“做梦!”

“算啦!我们先解决眼前之事吧!”

“好吧!该怎么弄呢?”

“泡泡看吧!”

说着,她己闭上双眼。

他不由脱口道:“你真美!”

“心领,别胡思乱想。”

“我……我这样子,那能忍得住呢?”

“你该想起复仇之事。”

“我……”

“你在崖下是如何练武的?你定不下来吗?”

说若。她便咬牙不语。

甄南仁连连吸气,缓缓定下心来。

不久,他终於平静的搂趴在她的身上:良久之后,他摇头道:“没办法,你的动力把它充足了气啦!”

“你……你可否设法泄掉它?”

“没办法,我们方才已经试过了呀?你先不行的呀!”

“我……你再设法吧!”

他立即搂她侧靠在池畔及思忖着。

不久,田欣道:“你运功吧!只要功力一转开,它的气便会消灭啦!”

“我……我-运功,会不会伤了你?”

“我担心此事哩!我们一起运功吧!”

“好!”

甄南仁一蹬足,两人便跃出池外。

两人一张腿,便贴身而坐。

她吸口气,立即道:“我无法运功。”

“怎么办?”

“你先运功吧!我的功力若未外泄,你再继续运功吧!”

他轻轻点头,立即吸气。

不久,他的身子连连震颤,他的神色亦连变,因为,他的体内未曾有过如此充沛又疾猛的犀利功力呀!“他这一震动,田欣立即紧张啦!

半个时辰之后,闪电功力在甄南仁体中运转六圈,他不但不再震动,而且悠悠的顺利入定啦!

他那澄亮印堂不由令田欣又羡又妒。

因为,这些功力原本该是她的呀!

不久,她徐徐抬掌,便欲劈死他。

可是,她立即改变主意的忖遭:“他若死,他那话儿便会留下不少的麻烦,何况,我可以说服他协助我呀!”

她-放下手,便望着他。

他长得眉清目秀,他虽非大帅哥,却也不会讨人厌,何况,她正在酥爽,良久之后,她居然看痴啦!

天亮了,她被阳光刺醒,立即望向别处。

不久,一名裸女送来烤肉及一张字条,田欣稍加思忖,便摇头递回字条。

裸女立即迅速离去。

她轻咬一块肉,立见他睁眼道:“好香喔!”

“吃吧!”

他一移下体,便苦笑道:“抱歉,我仍要粘你啦!”

“不急,吃吧!”

说着,她剥下一块肉,便将剩下的肉交给他;他立即津津有味的吃着。

不久,他以水洗手道:“此地只有你们吗?”

“是的!”

“黎人呢?”

“搬走了,你怎会来此地?”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深山野谷寻找秘笈及灵药,我希望我的修为能够激增,我不相信我宰不了蒲公英。”

“你永远宰不了他。”

“算啦!别为他伤和气,你可有妙方分开咱们?”

“没有,我……我现有尿意哩!”

“畦操!这……尿吧!”

“可是,我一时又尿不出去呀!”

“别急,顺其自然吧!看来,我得少喝些水哩!”

“喝水,啊!好点子你不妨多喝水,说不定有效喔!”“哇操!有些道理哩!”

说着,他便以掌捧水猛喝着。

不久,他捂着微鼓的小腹道:“我为何尚无尿意呢?”

“别急,尚须消化嘛!”

“你这个嘛字真悦耳,多嘛几句吧!”

她瞪他一眼,便闭目不语。

他无聊之下,便向四周张望着。

良久之后,他在一阵尿急之下,清泉立即激射而出。

他不由暗旺道:“哇操!够三八,连这个也会爽呀?”

尿过之后,他便闭目养神。

终於,她乐昏啦!

他的“气海穴”再度饱胀啦!

他立即停扭及连喘着。

不久,他-按她的“人中‘道:”你的功力又流出来啦!“”我……嗯……我……啊……“

她挣扎良久,方始刹住功力。

她以手撑身,疲累的喘着。

他吸口气,便开始运功。

“啊……停……停……我的功力……又……又流出去啦!”

他只好紧急刹车啦!

她喘了一阵子,方始道:“你别运功……我好累!”

说着,她立即悠悠昏去。

甄南仁只好搂她睡着。

这一天,两人便似死人般酣睡着。

那群裸女商量良久,因为拿不走主意而不敢乱动哩!

入夜之后,田欣一醒来,便呻岭一句。

甄南仁立即问道:“你那儿不舒服?”

“我……没有!没有!”

“我有些饿,你呢?”

“来人呀!送膳!”

不久,一名裸女已经送来烤肉。

二人便默默取用着。

膳后,她立即道:“我得运功,不过,我得先盘腿,始能提气哩!可是,咱们粘在一起,我不知该怎么办?”

“我帮你,我以前也和你一样哩!”

说着,他-坐起采,便搭搂着她的酥背。

接着,他轻按她的“气海穴”道:“我一渡入功力,你便开始吧!”

她吸口气,立即轻轻点头。

他一渡入功力,她果真顺利的运转功力。

不久,她便吸利的入定啦!

他一收手,便专心搂着她。

半个时辰之后,她吁口气道:“我方才想起一件事,你我可以同时运功,不过,我得先明白你的功力会不会冲克到我的功力。”

“安啦!我练阴柔功力。”

“太好啦!路子呢?”

“我练‘含月神功’。”

“啊!我忘了你是斩情客的弟子,太好啦!”

“你的路子是……”

“承阳神功。”

“你是月狐之弟子?”

“不错!你不许泄密。”

“我明白,你可知柳扬深爱月狐?”

“知道,可是,他们皆好胜,因而不合。”

“何苦呢?唉!”

“别提此事,运功吧!”

“等一下,我有-个法子咱们何不试试阴阳和合?”

“我怕你的功力太强。”

“不会啦!我会控制住,来吧!”“好!”

两人立即深深吸口气,再吻上双唇。

良久之后,他的功力缓缓由下体渡入她的下体及向上转去,她的功力则由口中徐徐流入他的口中,再向下转去。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的功力已经串通成为一条线。

夜深山静,两人毫无所阻的运功着。

天亮之后,一名裸女送来烧肉,她遥见他们搂吻,立即识趣的离去,同时转告姐妹们别去破坏气氛。

可是,田欣二人接连搂吻七天七夜。裸女们终於明白他们在练功,於是,她们分批在四周远处为田欣二人护法。

足足过了半个月之后,两人一松口,她立即嫣然一笑道:“仁哥!”

“妹,谢谢你!”

“我叫田欣!”

“甜心,我爱你。”

“仁哥,我也爱你!”

两人再度搂吻着。

裸女们识趣的离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