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谨娟因贩毒判了死刑後,整天忐忑不安,想到自己18岁的身体枪响後火化

就要化爲灰烬,不免非常难过.

这段时间,研究所正在进行死体少女定型的研究,谨娟作爲一个美少女正好

满足这个条件。

但是,对於死刑,任何人都很害怕,况且这是一个女孩,要让她的屍体肉身

完整地按照要求展示在许多人面前,并按照研究要求行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长决定,先做王谨娟的思想工作,因爲是女死刑犯,谨娟知道这里进来就

不会出去,所长先通过狱警给谨娟作了很多工作。

对死前要将身体暴露在许多人的面前进行死刑,她有些难爲情。

所长知道这个情况後说,现在也只得徵求下她家属的同意,让他们一起做下

她的工作。

通过访问以及数据,他们得知,谨娟有一个哥哥,33岁,智力有一定障碍,

所长决定给她家10万元,让他们家里能给自己的儿子娶个媳妇.

并让他们作谨娟工作捐献遗体,谨娟父母爲了儿子,对谨娟说:「闺女啊,

反正都是死了,给你哥留下点钱他好娶个媳妇吧。」

谨娟哭泣着点了点头.

在谨娟移送到研究所的前一天,所长亲自给小娟在当地办理了户口注销手续,

还给她买了裙子,连裤袜,还有一些她这辈子还没有玩过的女孩子的东西。

爲她量身定制了一些食品(这些食品能够维持谨娟身体的能量,也不会发胖,

等她成爲死体後也保持好的屍形),每天都是特别关照她,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

谨娟想通了。

但作爲女孩子,她一是害羞,二也怕疼,所长助理对她说:

「娟娟啊,毒品害了多少人啊,你这次捐献遗体,一是赎罪,二是可以永远

保持18岁.

而且,行刑过程只是有点长,不会太疼,你来看,那些枪决的打得身上大窟

窿,或者头少了半个多破坏美感啊。

虽然有点难受,但你家里也得了钱,你贩毒不是爲了挣钱吗?这下你的钱很

多了,以你的名义作爲你的遗産给你的家人。「

谨娟说:「我捐献. 」

所长拿出一张张表格,上面有很多内容,有捐献整个遗体,接受注射死刑,

接受死前死後防腐,接受活体定型,死体造型,死体化妆等等。

当然也有给她准备死刑之前的特别食物,身前衣物,身後穿衣展示屍体还是

半裸体展示。

展示床的布置等,半昏迷状态死亡还是全昏迷死亡,遗体护理等等,包括可

以会见家人。

谨娟按照提示选择了所有的防腐,和接受注射死刑,捐献屍体,接受一切安

排,但没有选择会见家人。

每天都有健身教练对谨娟进行身体锻炼,主要是爲了保持她的身体柔韧性,

方便死亡後有皮肉有弹性,每天在饭菜里面加了叶酸,免得她身体出现不健康。

运动包括(乳房锻炼,提臀,双足拉伸,形体训练等3 个小时),她都认真

的做着,这边对这个末日少女的死亡准备也有条不紊的进行。

锻炼1 周以後,活体防腐师充当教练对谨娟进行了身体各项数据的测量,死

体化妆师和死体防腐师用虹膜脱水法对她进行了模拟死亡後的测量。

测量以後,所长去将机器模具的各个参数带着助手进行了反覆修订,以最吻

合娟娟的指标来迎接这个女死体客人。

由於每天都在做测试,谨娟开始麻痹了,加上每天的饭菜都是差不多一样。

她问了下教练:「什麽时候执行她的死刑?」

教练告诉她:「还早着呢。」

她後来就没有问了。

等行刑间包括谨娟需要的东东(行刑前对她做了许多思想工作,也包括刑场

的布置,爲谨娟购买生前装饰品,对谨娟执行死刑的药物以及谨娟死亡後的展床。

谨娟遗体防腐剂的购买都是由所长和助理直接去挑选的,而且考虑到谨娟是

一个只有18岁的女孩,身材很好身高1.66,体重43公斤。

皮肤白嫩,尤其是两个乳沟,最能勾起人的回忆,加上是含苞欲放的处子,

那个小红嘴、小鼻子都得完美保存下来。)全部准备完毕,头一天又反覆开会以

後决定第二天如何送谨娟上路。

18岁的王谨娟终於等到了死刑的那一天,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谨娟梳

洗完毕,穿上运动鞋袜,正准备早餐前的运动。

爲了让谨娟睡上好觉,不让恐惧影响小王死亡後的姿色,一直都给她说还早

着呢。

到了行刑当天早上7 :00,狱警才告诉她:「今天不用吃早饭了,就等那麽

一下子了。」

原来所里爲了让小王打消顾虑,安然赴天国,不会因爲老想着马上就死了困

扰她睡眠,方便死後保存下她的屍体是个「玉屍」,所有的人都进行了保密。

谨娟先惊了一下,随後开始流眼泪,两个狱警见状,对谨娟说:「不要害怕,

会有这麽一天,很快就结束了,而且行刑过程是很美妙的,不会痛苦太久,今天

就会完的。」

谨娟没有说话,这时候进来两个人,一个是活体防腐师,一个是遗体防腐屍,

大家一定很奇怪了,怎麽又要活体防腐师,又要遗体防腐师呢?原因是王谨娟才

18岁.

18岁是少女最美的年纪,如果谨娟死亡以後再进行防腐,少女的很多细胞蛋

白死亡以後,美感就会大加破坏,靠死亢後强行造出的美就不自然了。

至於死亡後爲了谨娟的遗体能长时间保存,当然要有死後防腐了。

活体防腐师将她带到了洗体间,这里是对谨娟的内部进行清理的地方,

谨娟在女狱警的命令下蹲下,手被反在後面用尼龙绳拴住,呈现一种飞翔的

姿势,更凸显曼妙身姿。

她们将谨娟的囚裤用剪刀从裤腿处减去,露出谨娟美丽的双腿,光滑而无暇,

防腐师用一根管子放在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大桶里,深深吸了一管水。

然後,用洁柔牌香纸粘了点水给谨娟说:「看就是给你冲冲澡,别紧张。」

(其实,防腐师已经将谨娟的最後的内裤给脱下了,谨娟太紧张了,没有发

现. )

一根冰冷的管子沾了点润滑剂嗖地插入了谨娟的肛门.

她「啊」了一声,机器已经将清洗剂(清洗剂加了除菌和防腐剂)源源不断

输入她的体内。

她突然感到自己的肚子重了起来,重的快挪不动了,整个肚皮要爆炸了,这

个时候防腐师才抽出了管子,谨娟如释重负。

反覆几次以後,谨娟已经没有力气了,但这个时候体内清洗才算完成了。

两个化妆师不敢怠慢,很快将谨娟从这里拉着到喷头下给她外表清洗,弄了

点高级香皂开始玉体外表清洗。

谨娟是女孩很爱乾净,两人清洗的经验也比较丰富,很快清洗就完成了,推

了一下特殊部位的毛,接着褪下她的上衣,给她的上身做了一个完整的清洗。

然後简单的给她补了点粉,戴上一个小首饰(谨娟身体本来就没有多少毛),

微微整理下头发,然後帮她穿上活体行刑的裤装,让谨娟睡到推车上绑好推到了

行刑间.

行刑间早已经准备完毕,门外贴着「欢迎谨娟!!!」里面推开门搁置了机

器,像个手术间一样,早已有人等待她到来,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迎接谨娟到另

一个世界。

行刑师对她说:「小美女,不要怕,今天以後你就是最美的物品,爲了你的

完美,请你配合我的工作,我也很高兴看到你这样的美屍原材料。」

开始行刑

狱警将娟从小推车接过来放在特制的行刑床上,行刑师开始给谨娟脱鞋,露

出了精致的小脚丫。

这里先讲一下,谨娟是整个人防腐的,後面有一段是比较痛苦的,主要采取

活体注射防腐和浸泡防腐,死亡後造型防腐。

行刑师将小谨娟的小脚趾捏了捏,看了看她小脚背的血管,将一个泵机连着

针头的一端对准她脚背上额小血管。

谨娟抖动了两下,防腐师马上给她说别紧张,只有这样才能乾净,不腐烂,

没有哪个女孩希望自己的身体变得和生前不一样的吧。

娟娟乖乖的听了话,针头没有一点障碍就进入了小血管内,红色的血液回了

上来,致幻剂缓缓输入她体内。

娟娟,开始变得脸色潮红起来,活体防腐师将娟的特制的小裤子掀起到大腿

根部。

娟娟脸色通红,感到特别害羞。

「小美眉,只有这样你才能永存的。」说着行刑师将大号抽血针插入少女的

大血管内。

随着抽血泵的连接,欢快的血开始从娟娟的大腿处进入旁边的储血器皿中。

(说明:开始从左大腿进行缓缓抽血,不能抽太快,否则死亡後肌肉僵硬,脸色

也难看,娟娟也痛苦,屍体容易呈现痉挛状态. )

接着从右边大腿给娟娟大血管内输入甘油代替血液,这样做是用甘油防止死

亡以後娟娟血管萎缩,整个死体呈现坍塌状态,特别是乳房不红润没有弹性。

抽血的过程,心里师开始给谨娟谈话:「小妹妹以前在哪里来的?家里有哪

些人?最喜欢听哪些歌?喜欢哪个明星啊?是从杭州来的啊,杭州是出美女的地

方,怪不得你这麽漂亮。」

血液已经抽了800CC 了,慢慢的谨娟开始表现得有点虚弱了,头上额头上有

了汗珠,化妆师马上给她用高级香精纸擦乾额头,来给娟娟放上她喜欢的音乐。

致幻剂继续输入,後台也开始爲娟娟准备神经毒剂,在这之前,娟娟的下体

的活体裤子被脱掉。

并在她的尿道里面插入了尿管,插尿管也比较顺利,活体插管导尿爲了她身

体内环境更乾净,药里面加了利水剂,尿管将所有的尿给导出。

遗体防腐师摸了一下她的肛门,将无甲醛混合新型防腐剂打入了娟娟的已经

乾净的肛门和密穴,然後用粘合剂将娟娟肛门稍微黏贴住。

这个过程娟娟显得很难爲情,所以心理辅导师给娟娟做了工作。

「爲什麽要这样做?是爲了保持你死亡後不腐烂,不至於死亡後下面大大张

开,出现失禁的样子,影响美观.

还有做完这些以後,你的屍体表面不会有大的创伤,几十年後也是这样子,

光洁如玉,会有很多同时代的女孩羡慕的。

那时候她们早已经人老珠黄了,你忍耐半小时,美丽是一辈子,这都是很多

女孩梦寐以求的,她们还通过整容手术什麽的让自己年轻,但你这个才是最好的。

娟娟也被这些给诱惑了,很快,下面粘住了,娟娟不会出现脱肛了。

娟魂西去,香体人间

现在是进行生前的肚腹防腐,行刑师让谨娟张开小嘴,将一根处理了端口的

圆棒给她从口里插下去。

这是比较痛苦的时候了,类似给她做胃镜;端口早已经用麻醉剂处理了的,

插进去并不疼,只是娟娟打乾呕.

这有两个好处一是将胃部的脏污用水抽取,等她呕吐,第二个是伸入管子给

谨娟的胃部喷涂上一层防腐树脂,保持胃部的形状,机器是根据娟娟前面的胃部

B 超CT等计算好了的。

娟娟感到非常恶心,来了一次生前有生以来的大吐,大吐以後,气喘吁吁,

他们一边给谨娟擦嘴,先让谨娟吸了些氧气等她恢复一点精神。

然後等娟恢复体能後让她按照行刑师的指示,将双腿微微张开成V 字型,放

在脚蹬上,他们将娟娟双足分开从玉足以上肚子下面用半流体软化树脂给仔细喷

涂了一次。

腿弯处也不放过,然後拿着这条即将成爲屍体的腿反覆弯曲,谨娟逐渐感到

下面僵硬了起来,这正是定型想要得效果。

娟娟不会逃跑了,这时她背绑着的手给解开了,主要是方便将她从行刑床搬

到死体造体石膏模具上,死亡後保持永久的充满魅力的屍体姿势。

刑前这个只是简单的给她说了一下:「因爲这个过程很痛苦,但也是谨娟生

前遭受的最後一次罪了。」

在模具上,要对她进行最後的行刑。

遗体美容师和活体防腐师一起将她从行刑床擡到模具上面搁上,那是一个用

虹膜成像加上最先进的体重轮廓计算指数的模具,与娟娟的身材完全吻合。

在这个上面将完成娟娟的乳房定型,脑组织硬化,死体灭菌,女死体装扮等

工作。

谨娟的抽血量已经到了1000CC,再抽估计会直接抽死,行刑师立即停止了抽

血,也拔出了针头,死体美容师马上按住她大腿上的伤口,用小指棉签给她止血,

同样的另一只腿也是。

接着给她伤口打了点粉,将液体胶轻喷了下,根本就看不出来了她腿上有什

麽伤口,接着他们擡起女腿做皮肤按摩,爲了血液的分配匀称.

他们又把她的双手放在模型袖筒里挤压迫使让她翘起兰花指,娟娟嗯嗯的叫

着,接着给她的一双手向足一样用胶粘贴住。

在模型里,娟娟的身体被迫被模具弄得很突出,凹凸有致,行刑师从上面剪

掉她的生前装,握住她胸前跳动的小兔子,娟娟又变得紧张起来。

「这个不疼的。」遗体防腐师给她均匀涂上矽胶,这是一种很名贵的胶,让

她死後既不变形又和活体一样柔软。

「张开嘴,小妹妹」,化妆师将香奈儿给她嘴里涂了一层,前面1 周又给她

住了洁牙的,本来她小牙口很好,将胶水涂一层就可以了,同时将牙杆子准备好,

放在小嘴里撑开她的上下颚。

爲什麽呢?因爲,马上加神经毒剂开始要上颚以上伸入鈎子还有注射凝固剂

将一些脑组织粘住完成脑组织硬化。

然後将遗漏的脑积液引导出来,这多痛苦啊,但必须得在她死亡前做啊,不

过这个时候她是昏昏的,我们看她表现吧。

这边一边忙活着,那边已经开始给娟准备拿来死体装,准备在她快死亡时就

给她穿上了。

娟离开人世的时间到了。

「谨娟,还有什麽要最後说的吗?」

现在她还清醒,神经毒剂还没有加入的情况,行刑师问她。

「我全身都不受控制动不了,还,还要多久?」谨娟说.

「快了,来给你照一张相片你看看,不,不要,没事,现在很漂亮的。」行

刑师说.

「你的身体各部分都是完整的,包括盲肠都没有动的,好,好。」

给她拍了几张照片以後,行刑师拿着一支长针,比一般的针长3 倍,连接B

超机,神经毒剂开始加入了。

同时这只特别的针通过谨娟的檀口顺利在定位装置的作用下伸入她的头颅,

谨娟浑身开始颤抖,口里发着啊啊的叫声。

固化剂开始从特制针头的顶端均匀的对她头部进行灌注,她抖动了几下,眼

睛往上一翻,头向右侧歪倒,说时迟那时快,行刑师马上给她用了一只强心针,

用稳压药维持将她的血压40以上。

还未等到谨娟完全死亡,立即将她脚背上的针头拔去,将她托举起来,将死

嫩足放在整个防腐剂中浸泡一次,将死的玉体也浸泡在防护剂里面。

这期间不断给她做最现代的维持抢救和按摩,接着迅速穿上爲她准备好的死

体袜,下肢「柔裤」将谨娟的下部也包裹得恰到好处,後面露出菊门,腰肢稍微

给她搬起一点点.

防腐师与化妆师立马开始行动,将谨娟死体浑身喷涂塑化剂,行刑师将从

「死体」口里伸入进去的长针扯了出来。

因爲硬化还要一段过程,药物已经够了,这个时候她是脑死亡了,心脏还在

最後跳动。

他们立即给她将头上最後的汗水吸掉,别了个发夹,将一对小玉碗戴上乳贴,

乳罩就不用了。

滴滴滴,心脏监护上呈现直线,显示谨娟已经从一个女犯变成了一具女屍,

应该说是一具完整的美少女屍。

死体防腐师这下将这具女屍的眼睛撑开,她也不怕痛了,滴入消毒剂,用镊

子将黑眼球拨弄到下面,粘合,另一只也是。

死体装开始给她披在了窄窄的屍肩上,狱警帮娟将她的屍体手从上面穿过,

配合谨娟手上的动作,惟妙惟肖。

他们把做好的谨娟,放在射线箱子里面,进行最後的死体灭菌,半个小时後,

灭菌完成。

展床上的娟屍

将娟的屍体擡到她准备的展床上,展床周围是鲜花,小枕头垫上娟屍体的瓜

子脸依在,一头长发飘飘,小红嘴微微张开,小蛮腰微微向上,露出洁白的肚皮,

大眼睛睁着。

脸上小小的酒窝似乎还在微笑,再俯瞰她的身体,整个身材曲线玲珑,胸前

的两个山峰没有因爲她是死体而坍塌,依然骄傲的挺着。

在看她的下面,透明的库子裹着一对美丽的屍腿,肌肤洁白,下面露出的屍

体足,足很嫩,足趾头乖乖的,让人很想碰,那到勾着的兰花指的死体的手将整

个人,不是人应该是死体弄得栩栩如生,好像和人打招呼。

她走了,罪恶的灵魂飞向了地狱,而她的屍身将长时间存在,长时间美丽,

一张白布放在了这个曾经罪恶的肉体上,她完成了赎罪,登极乐了。

1 个月後那些专家组参观到这具屍体大爲惊叹,爲这技术折服,他们哪里知

道,这个叫王谨娟的女孩2 个月的准备就爲了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