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Da是最近搬到我家後巷的女孩子,今年刚十七岁,非常天真单纯。她留着一头短发,可爱俏丽的脸蛋加上成熟丰美的身材,令我十分的心动。在对其有企图的前提下,我常刻意找机会接近她,因此在短短一个月内便和她混得很熟。
 
那天,我正温习着准备大考至到午夜,觉得有点儿饿,便到街口的面摊买了些夜宵。回家途中,在巷口中竟然巧碰了DaDa。她穿着白色的T恤下身则是短裤,露出一双美腿。看着她衣服上浮突的蜜桃,短裤下紧绷的丰臀,我不禁心中麻痒。「DaDa,都半夜十二点了还跑出来,不怕你爸妈说你呀?」「他们今天不在,要一?两点後才会回来啦!不然我那敢这麽晚还不回家啊…」DaDa吐了吐舌头笑说着。「到哪鬼混了?快老实招来。」我开玩笑地装凶,眼睛却紧盯着她丰美凹凸的身材。「我跟同学去KTV唱歌呀,哪有什麽鬼混啊!」我脑中不断转着坏念头,今晚她家没人,正是下手的好机会,可是要找什麽藉口到她家去呢﹖「哗!阿庆哥哥,你买这麽多宵夜呀!刚好我肚子也饿了,让一些给我吃吧。」DaDa跟我还真不客气。「没问题,那就到你家一起吃吧。」我顺势说道。DaDa说了声好,就牵着我回她家。真幸运!没想到事情这麽顺利…
 
DaDa还真的会吃,我买的烧肉面,没一会儿就被她吃个清光,难怪会发育得这麽好!「呼…吃得好饱啊!」DaDa满足的说。你吃饱了,我可是饥饿得很呢!我暗自流口水看着她那光滑的大腿,在那浑圆的嫩肉中央,是女人淫猥的肉缝啊!想像至此,我忍不住向她靠近点,左手轻撩弄她的腰。「嗯…干嘛呀?」DaDa扭了一下身子,但没有抗拒的样子。我进一步地搂抱着她的腰,并将脸靠近她头发抚嗅,一股清新的幽香飘进脑门。我慢慢地亲吻她的耳垂颈子…
 
「嗯…嗯…别这样…!」DaDa发出细微喘息,双手却紧扣住我的大腿。我趁机吻上樱唇,DaDa的小嘴湿湿的勾引我的舌尖,我大胆地将舌头滑进她的口中,DaDa渐渐进入状况,也以舌头缠上了我的舌头。我们俩的嘴唇重贴在一起,DaDa半闭着双眼,轻声地呻吟着。即使在这时候,她也努力地伸出舌头配合,真是可爱。我把手掌平放在她的酥胸上,开始来回地搓揉。「嗯…唔…好…舒服…!」DaDa用双手紧紧地扣住我的身体。「DaDa,我好喜欢你啊…!」我在DaDa耳边轻声地呢喃。「我…我也…早就喜欢阿庆哥哥了!」她满脸通红地看着我说。
 
我的手开始活动起来,伸入DaDa衣内抚摸着那两颗丰满的乳房,并以手指搓弄起她的蜜桃乳蒂。「唔嗯…嗯…啊啊…!」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充满诱惑力了。我见机不可失,便乾脆地将DaDa的T恤?乳罩全都给脱掉。她坚巨高挺的乳房在我的眼前摇晃着,我发狂地猛吸吮着那两颗红润的粉红色的嫩润乳头,并用舌尖磨擦舔弄…「啊…啊…好…好…嗯嗯嗯…!」配合我舌头的舔动,DaDa的情欲被挑得高涨起来。DaDa的声音开始颤抖,并轻轻的咬着下唇,身躯剧烈震动,看来她已沉醉於爱的幸福中。我的手此时便趁势地伸入她短裤之内,抚摸密林?的嫩肉,用手指滑向那敏感的湿润地带。「不行…不…行…!」虽然口中抵抗,可是黑森林早已泛滥成灾。我把手指伸向更?面,去探索嫩肉的密缝间。从阴唇流出来的爱液黏黏温温的,在这一片湿答中,DaDa的肉芽聚缩起来,还微微夹紧着我在?边游弄的手指。
 
「啊…啊啊啊…!阿庆哥哥…嗯…!嗯嗯嗯……!」她娇喘连连的呻吟,引发我的欲火亢奋。我迫不及待地将DaDa剥个精光,对着她淫穴突起的小肉团,一边用手指爱抚?一边用舌头舔吮着。虽然DaDa嘴边尽说些推卸的话语,但是她的面部表情上已写满着﹕『是这?、就是这?!』我见她已兴奋的差不多了,便赶紧把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都给脱光。硬挺膨胀的热红肉棒早已耐烦不住了,我把DaDa推倒在地毯上,提起她的双脚,将阴茎贴上她的阴口缝隙间,微慢地推擦着…「DaDa,我来罗!」「嗯……!」她合上眼?咬紧牙关,对我点了点头。DaDa的蜜壶虽然充满了爱液的湿润,但我仍感到一种狭窄被卡住的感觉。我将力量集中腰部,猛力将裂缝逼开,猛地入…「啊!啊…啊啊…!」DaDa痛喊了一声,身体微颤了一震,终於被我的宝贝入侵到她的阴道内。
 
我慢慢的摇动腰部,享受着DaDa赤热红胀的腔壁,紧紧吸住硬物的触感。DaDa的体内热非常温和,细绵绵的皱折,微妙的挤在一起,将我的阴茎紧缠着,真的是无法形容的爽快感。「啊啊…!唔…啊…!唔嗯…唔嗯…!」DaDa也开始摇摆着她的柳腰配合着我的抽插,喘气声越发越大。我把她的体势稍微侧摆了一下,将她光滑的一只脚抬到肩膀上,抽插速度逐渐加快,发狂似的极力抽送着…「唔啊…嗯…嗯!啊啊啊…啊啊…!痛…痛…不…!别停…好爽…爽…!啊啊啊…!」她反复无常地,又叫痛?又喊爽!
 
两人接合处,传出黏答湿润的抽插声,噗嗤噗嗤的声音回响於耳边,加上DaDa的呻吟声,令我兴奋得腰部更加激烈的摇摆扭动,噗嗤噗嗤的抽插声间隔也变密了。「喔…!阿庆哥哥…用力点…对…好舒服喔…!感觉太棒了…啊啊啊…!」DaDa亦使力的摇晃,呼吸声急促混乱,恣意在毫无顾忌的喜悦。我愈插愈加疯狂,把DaDa摆换了个小狗扑地的姿势,然後翘高她的屁股,继续地从後面攻入她那红肿的阴唇之间。我以近超音的速度猛烈抽插,两颗大睾丸不停地悬摇着…
 
「啊啊…唔嗯…不行了!我已经受不了啊…啊啊啊…!」DaDa咬牙切齿的哭喊着,壁肉一阵阵痉挛,强力拧绞着阴茎,溢出的爱液顺着接缝不断涌出,剧烈地快感如浪袭来!「啊…啊啊啊…!我…不行了…!饶了我吧!」DaDa发出尖锐的哀鸣怨叫声,整个身体弯成弓形。我同时也感受到强烈的愉悦,龟头在她不停收缩的阴道间开始颤抖?并且愈膨愈涨,快感到达了极点。「DaDa…我…我也要射了…啊啊啊啊…!」DaDa身子猛烈痉挛打颤着,我也受不了,连忙把肉棒抽出,白色的液体自我体内射出,喷洒在DaDa雪白润圆的屁股上。「呼…呼…呼…呼…」我们两人虚脱的倒躺在地上,一面慢慢地喘着气?一面享受着快感的余韵…
 
我往DaDa下体望去,才吓然发觉自她阴户?流出的浓黏淫荡浪水中,竟参伴着红色的血丝,迹象显出她之前还是个处女。没想到DaDa居然会这样轻易的把最珍贵的东西交了给我!「DaDa…我…我…」我一边用手为她抹擦那流满着大腿上的秽水?一边却吱吱咕咕地不知该对她说些什麽承诺的话语。「阿庆哥哥,这是我自愿的,你不必在意?也不必说什麽。只要我俩快快乐乐就行…」她伸了嘴过来吻了我,舌头又勾缠上了。
 
我们两人在地毯上相拥了片刻,直到听到外边DaDa父母回来时的车响声,才慌忙地套上衣裤,在DaDa的领引下奔向後门溜跑出去…之後,我和DaDa似乎每两天就尝试着不同的性爱姿势,度过一段美好的情爱日子,一直到她发现自己介绍给我的最要好死党竟然和我在背地?胡乱滥搞起来,伤痛了她的心。在DaDa不断地愤怒涛声的质问下,我实在是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塘塞过去,就这样的毅然分了手﹔就在我俩第一次做爱後的第三个月?的同一个日子…。